水和维他

kyo

回音

我他妈😭😭

BaekDan:

摸了一条丧鱼






他很少提及那封十五岁写给王源的生日信,日子挺忙,很少有碰到需要和回忆打商量的特殊时刻。而他也并不愿意拿来分享,从前是觉得没必要,现在只是想私藏。


私藏什么呢,其实他也难说清。


他自己避免提,别人也不问,信的内容也就遗落在从前和往后的相隔之中,乏有回音。但当时或许真有人为此辗转反侧过,王俊凯在三年后还是被人戳住了这块心病。


平常人来不知好歹地伸手戳,他可能会笑眯眯给折了,但这回来的人不好糊弄,就是他写信时TO指向的那个人。


 


王源那次可能喝迷糊了,半夜给他弹了一微信。


喝醉了就挺直接,不像平时看不出个心思。


他问王俊凯,为什么当时信落款是兄弟?


这问句后面不带语气词怎么还更强烈了,问号走出来的情绪好像就是王源本人站在了王俊凯面前。他已不是少年时的样子,喝大了,醉醺醺的,神态和轮廓都变了许多,唯一留住曾经的是那双一动情绪就翻江倒海起来的眼睛。


有泪。


他这么胆肥的人居然不太敢看。


王俊凯一看时间,凌晨4点,他没睡是因为第二天五点就要出门坐飞机。王源则不知道,前两年开始他们就鲜少一起的档期,各有各的综艺,各有各的戏,没有那会那么容易吵翻天,摩擦少了,亲密也剪掉了半截,剩下来的只是井水不犯河水。


就这么互相不犯,止于友人,大概也过了几百天,在这几百天里他没有浪费雨水,空气和阳光,个头拔高了几厘米,令他安心的是王源也是。


他长高了,看起来没瘦,事业也不错,都计划着在重庆买第三套房了,听说还是商圈。终于没那么抠,舍得为自己花点钱了,王俊凯挺欣慰。


欣慰过后也没有什么别的行为,依旧是一个叫井水,一个叫河水,无动于衷地流淌在娱乐圈,偶尔交汇,交集过后又平静地流出去,分开奔入大海。


所以王源突然摆出要和自己聊心事的架势,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手机亮在那儿,灭了又摁亮,说点什么呢,半天过后一句话也打不出。没什么话聊吗,哪是那样。


王俊凯只是单纯地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以后一定要做好被我念的准备。我们还有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的话留在未来慢慢讲。现在,就只说一句,兄弟,生日快乐。


当时的王源眼眶灌满泪水,很不英武,站在那儿,像是下一刻王俊凯再来一句话他就被彻底打趴了。一句话要分三次才能说完整,他说我们要……我们要一直走下去。


然后走过来抱了抱他,手依旧不太敢碰他,却还是怄着自己的心拼命地往他背上拍了两下。就那两下,王俊凯感觉自己的肩头烫了两次。


他当时穿的厚衣服,不应该有知觉,但他走过去时王源迎面而来带着闪烁的眼睛,轻抱一下分开,那双眼又恢复了平静。当时王俊凯就想,哦,那两滴闪烁,一定落在我的肩上了。


王源当时眼泪流的汹涌,但他泪腺一向浅,之后的拥抱也很符合他一贯本色,那小子被感动了就是那个德行。那德行王俊凯看都不敢看,怕看了以后这字字句句就再难读下去。在这之后又过三年,期间乏人问津,三年后当时双眼微红的这个人又在深夜敲自己,问当时为什么落款会是兄弟。


王俊凯心想好傻好傻,双眼原来不是微红片刻,而是烧刀子似的熬了他那么久的时间。  


他看着那个问句的那个问号,觉得它变成了3D的,咬牙切齿的那股劲儿很立体,很瓷实地砸在他身上。王俊凯觉得他好像多多少少体会到了王源的不甘,而且因为体会到了这样真实的不甘,他又想起了当初那个情真意切的自己。


非常地情真意切,简直了,当下的一秒内就可以烧红眼睛。


 


他现在快十九了,正当年少,但他觉得自己没有经历过青春。


那只能算成年纪。从十二岁数到十九岁,每一年学了什么歌,走了什么红毯,进了什么剧组,拍了什么综艺。有无青春也不是特别值得在意,只是夜深人静会忽然想到,他是不是把别人称作真心的那玩意割出来,一等分一等分一等分地送给了王源,毫无意识,年年日日。


他的真心罕见又难捕捉,然而却这么频繁又准确地锁定了同一个人。王俊凯想起来王源,总是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他,朋友,兄弟,那封信的落款也只是摘了一个最为普通的形容,足够普通,特别才容易暴露真心。


人和人的距离时而亲密时而疏远,他需要一些伪装来防卫他的隐私。


别人挖不着也够不到,塞入最底或者高高锁在顶。王俊凯模糊地想,没人愿意看的,愿意看的人他也会给留门,那几年的隐私被他从定格照片刨出来,捣碎了泡在一块,这东西经年累月,哪有不发霉的道理,等发了霉,我也一起忘了就是。


谁也不会听说,谁也不会提及,回忆不会有回音。


 


那年那月,他与王源在台下跨年,台上的杰伦唱着歌,他们并肩在一起录影,大声跳跃挥手转头,没有相互看。


从很早的时候就不敢在特殊时刻相互看,不曾约定却仿佛心有灵犀,镜头来时刻意回避了眼神,把即将泄洪而出少年难瞒的东西一股脑塞回去。


瞒东瞒西,想尽办法,时间久了竟也瞒过自己,到了那时除了茫然却不知该面向何方说声功成名就,分外感激。


他倒也都记得,中考时闭关,屏幕外看王源拿着话筒说起自己,言语不像平时流利,似乎又暴露出他在自习室难忍的情绪。队长对人又好又温柔,他听了笑出虎牙,拿笔转了两下,看屏幕上的王源也孩子气地笑出来,那笑那眼神竟跟平时不太一样。


他的撒娇分很多种,逃避惩罚,索要奖励,灌着他那贼兮兮的可爱的私心。可说这话时眼神摇晃,语气竟如同发自肺腑。


王俊凯一口气上不来,干巴巴地卡在气管里,抽也抽不去。


你才十四岁,哪里来的肺腑。


你从哪儿掏出来的这份不要活路的真心。


 


他那时闭关,面前摆的是天利套题,刚在网上冒出火势他又回到校园,起初心不平静,总也痒痒。却并未知道很快他就会暂时脱节正常学生的三点一线,而那封信提及的“在某一个下了晚自习回家的路上”也渐渐成为难得一见。


王俊凯总是乐观,也善于比较,老老实实将生命的火芯放一块比短长,天生我材必有放弃,人哪能那么圆满,只要将最长的那根抽出来,跟着积极地走就行了。


不是他们说的么,要一直走下去。


所以那些过往,被镇在了过去,再久再久也没有声音。


王俊凯觉得,认真算起来,王源必定是心中有过他的。但怕就怕在认真算的这个认真上,真要算出来了,天平上你来我往要说清些什么,这对那些真正有分量的东西不太公平,甚至连最后的结果也显得残忍。


算了吧。


所以他就这么劝自己,老成懂事,竟从叛途中长出来了乖巧。


他这么年轻气盛,好胜心强,这么多年了他要想的都得以最大资本化的实现,唯独这段短短的感情线将他绊倒在地,摔了个响亮的跟头,哪怕谁都没有看到,也无法不生出些无力,心想原来有些事连我较了真也没有办法。


松掉的手,闪避掉的我爱你,突然的沉默。


无力如狂草生长,压得他低下了头,学会割舍,学会让路。


他说那就算了吧。


 


心中有过他,那些感情不作假。


甚至在已经稳扎营帐于娱乐圈中后,想起那几年他和他尚未成名,练舞发声压腿,日子过得不太明亮,脸上颜色却亮得非常,他还是有梦可依,也算一个长梦半醒的安慰。


从前不觉得,能并排站一起事关性命和渴望。


也不觉得给一个人假假定性,粗略安名有什么大不了,未能成为绝配,未能牵手,未能亲吻,那就TO——兄弟。


他甚至也不觉得,这两个字轻飘飘落下,会给未来带去什么不同。


然而他算错,那毕竟也是另一个人的情真意切,及其少见却又年少浓烈,从某一年的夏季烧红眼烧红左心房烧红这条并肩走的光耀之路,然后就在这声兄弟落下的瞬间,慢慢燃尽,熄灭,再无回音。


从那以后,他们依旧齐心协力,履行约定,说好要一起努力下去。但他们的眼睛不再闪躲地碰一起,不再瞎琢磨又瞎较劲,在他叹了算了吧的同时,另一个人也不约而同地叹着算了吧回转身,侧影不算绝情。


 


从前还在公司的摄影棚,他们为王源庆生,抹了一身的奶油。王源站在对面,他在沙坑的另一边。王源搓了搓手,示意他也一起做。王俊凯做了,依旧看着他。


在那一段别无所图的年纪,他曾精心设计过暗语密语,也许因为要强,也许因为伪装成不在意,所以这些拼命都显得极其风淡云轻,无人在意,渐渐都消失于云烟之中。


他不想显得过于痴心妄想,也并未参谋过未来的世事无常,而这一切,都成为命数中不稳定却害命的变数。


怨谁也无用,而他后来甚至都忘记了这份痴念。


要知道生命地广人稀,年轻时的点缀听似初恋,美妙非常,但也仅仅停留在了点缀的层面,并未被他八抬大轿迎入生命。


有的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的遗漏下来的真心。


没有隔得太远,与十九岁的他遥遥相望在银河两端,体会着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他醉态百出时也想摔碎这一路光耀,试图回身,天地倒旋重新去往当时的一夜星光,他等在人生第一次的红毯之上,状似镇定自若,伸手毫不犹豫地牵住了王源的手掌。


能拉他一次的机会那么少,这一次最难忘。


然而回去了,然后要做什么。


天生我材必有放弃,他命里写着队长,写着责任,写着我来一次不容易,让我牛逼一点活。


他必定还是曲曲回回走来十九岁。


而中间不作数的依旧不作数,错过就算写倒了它也是个错过,人啊人,百无一用是深情,何况他也比不及情圣。


他就是个普通人,王源也是,普通人年轻时动完心也不会要求说要负一辈子的责任。只有小说里才会说,我偏要勉强又如何。


他给王源的称谓一直是兄弟。隐瞒他人也迷惑自己,眼睛蒙上一块名叫“最佳损友”的布,遮掉心事麻痹爱觉,让生命忘记他是如何如何想和他在一起。


王源仿佛被这两个字定住,无法动弹,这两年间多说一个爱字都是要他的命。他就这样安全地站在王俊凯一回头就能看见的地方,站在重庆,站在光耀里。站在这些怎么粉碎怎么重来都不会改变的永恒中。


一切的一切都被时间切割成碎片,再无声音。


这个人却自己叩响了回音。


他的恼怒还带着孩子气,醉意划破了小心,跨过了安全距离。


有些伤心地把这个在意的问题问出了口。


 


为什么,落款是兄弟。


 


以后不会这么说了。王俊凯做了保证。


他很少愿意提及这封信,一方面是觉得没必要,一方面是想私藏。王源长大了,可还有一部分的王源是他回忆中的一部分,那些年的暗语密语无法破解的事都和王源放在一块,变成了不可说的秘密。而那就像是他在心里,秘密地用另外方式喊过王源一千遍,王源却从未发觉过的这声回音。


 


 



评论

热度(230)

  1. 生生无寒王家的小小凱 转载了此文字
  2. EeyoreBaekDan 转载了此文字
    每次看都想哭,每次都如鲠在喉
  3. EeyoreBaekD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