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和维他

kyo

少年病4

从来没有这么心疼俊俊 😭😭😭

王总裁私人秘书:

少年病4


 


 


1.


 


把女秘书送回家后,王俊凯还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境界,他满脑子装着困惑,不知王源这又是突然发的什么疯,刚刚竟然黏黏糊糊地跟他说话,还给了他这些天梦寐以求的如同往日般甜蜜又熟悉的拥抱。


 


等等,王源刚才莫非是在宣布主权吗?王俊凯转念一想,心情突然明媚了一下,这份正确率不敢保证的猜想还是能够让他默默感慨现状不是那么糟糕了。


 


王源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性子还是那样可爱,像个小朋友一样,紧紧抓着自己的玩具不放,就算忘记是爸爸还是妈妈给买的,也要摆出一副誓死捍卫的姿态,告诉别的不懂事的小孩,这就是我的。


 


是这样一种心态吗?


 


想到这儿,王俊凯无奈地笑了笑。


 


而坐在他边上的王源状态也没好到哪里去,他觉得自己可真幼稚,怎么就那么控制不住自己,当时脑子里真的不存在理智这个东西了,既然理智都荡然无存,更别提他的记忆了,他现在就是跟着自己的内心走,他那颗装满酸甜的心脏怎么指挥他,他就傻乎乎地往哪儿走。


 


在路上,两人一言不发,只有车载广播在努力排解着尴尬的沉默。


 


这时,王源的手机又响了。


 


他接了起来,那头是奇异果,现在已经是奇异果应该睡觉的时间,可是她非闹着要王俊凯给唱歌,否则不睡。


 


“我唱不行吗?”王源温柔地问。心想,真是奇了怪了,非要王俊凯唱,他源哥也是十佳歌手连任两届的冠军呢,虽然也总是跟王俊凯并列夺冠。可一定要常人说到底是王俊凯唱得好听还是王源唱得好听,也根本评判不出吧,因为两人的嗓音各有特色,唱歌的技巧与情感也同样不相上下,每次唱歌都能让人听出歌里鲜活着的东西,别人也许不知道那是什么,富于创新的校长可以说是听出了年轻的感觉,而王俊凯和王源这时就比较默契了,说那是热情。


 


高中生正值容易斗志激昂、心怀梦想的年纪,说喜欢什么就是什么,王源热爱篮球,热爱唱歌,他把他的热爱作为强项来培养,希望自己是强中之强。参加了两次十佳歌手选拔后也不禁总结,王俊凯这人无论从学习还是业余爱好来看,都是他的最佳对手。


 


“要俊俊!”奇异果甜甜的童声再次冲进王源的耳中。


 


这时候吃王俊凯的醋就比较对味了,王源假装气呼呼地对着电话说:“他在开车呀,不能给你唱哦,我给你唱嘛,你想听什么啊?”


 


连续四个语气词,且都如此到位,啧啧,可真厉害。一旁的王俊凯真是给王源甜得按捺不住想去揉他的脑袋顶了,但王俊凯勉强克制住了,于是一手撑着方向盘,一手捏着下巴偷笑,这姿势便有几分怪异了,但他还是很享受自己每次都在这种小细节上对王源的沦陷。


 


奇异果给王源撒娇,王源就反撒娇般地跟她对话,王俊凯在心里也同样笑得没边了,那头的小朋友也跟他一个德行,轻易就妥协了,结果她响亮地念出了一个歌名,王俊凯又差点笑出声。


 


卧槽,王源瞬间懵了,这什么歌,他完全没听过啊。


 


耳畔还恰好传来王俊凯没忍住的一声轻笑,王源敏感地坐直了身子,心里清楚,王俊凯这货肯定在笑他失忆,不知道现在流行什么歌。


 


王源有些不爽,又不知道怎么跟奇异果说,王俊凯就把车停在边上,从王源手里接过手机为他解围,对着话筒给奇异果唱了第一句,一个尾声结束,王源很清楚地听见奇异果在那头拍手尖叫的开心声音,奇异果甚至大喊,“远源变成俊俊了,好腻害!”王源被她逗乐了,然后王俊凯也笑着继续唱了。


 


因为是哄孩子睡觉,王俊凯的声音特意压低。


 


气氛变得极其温馨。


 


王源也靠在一旁静静听着。不知不觉也放松了这一天的怪情绪,还不禁感叹,王俊凯真的变了很多,变得温柔又稳重。


 


呸呸呸,哪有变,昨晚睡觉是不是偷偷掐他屁股了。这种人,呵呵。他此刻也想把自己掐醒,竟然觉得王俊凯是什么好人。


 


可是这些流氓本色都丝毫不掩盖王俊凯给他们女儿唱歌时被无限放大的优点,抓着手机的指节分外有力,对着话筒唱歌时张合的嘴唇只有王源这个角度能轻易摸透唇形的线路,这样一想,就看得人心痒痒的。优秀的侧脸弧度在朦胧的夜晚显得更加动人心魄的俊朗,这张脸的轮廓,怎么看都坚毅,冷清,可是看向你的时候眼睛里却能带有几分妥帖的孩子气,让王源觉得,王俊凯是不是以前还会对他撒娇的。王源这个想法如果给王俊凯透露了半分,王俊凯都会夸他聪明,说我们仨都喜欢撒娇,果然是一家人。


 


似乎是被王俊凯轻轻哼唱的歌给整得舒坦极了,王源连自己之前对王俊凯做的调情意味十足的幼稚之举都忘得一干二净,更别提昨晚王俊凯捏他腰和屁股的流氓之举了。


 


在王俊凯的调子里,王源直接回到了他现在记忆储备的一年前,高二那年,非常有趣的记忆,也是他跟王俊凯有关歌曲斗争的黑历史。


 


那时两人都恰好是学校广播站的王牌播音员,只是加入广播站的目的不轨,王源是为了能放自己喜欢的歌给全校听,王俊凯就想着用广播站多宣传宣传他们学生会。


 


结果不知道是哪一天,王俊凯恰好状态不是很好,脑子昏昏沉沉的,由于中午没睡好,下午就考了场试,弄得他精神状态极差。下午他坐在狭窄的广播间,也没看清点歌条,就很顺溜地念完了:“接来下带来由202班王源同学为201班王俊凯点播的《征服》。”


 


而且切进去的直接就是高潮部分:就这样被你征服……


 


按这两人的关系来说,相当于是念出了战书。


 


关键是王俊凯还一点都没感觉,甚至念完自己名字都觉得还活在梦里。


 


这本是别的看戏的同学瞎投的点歌条子,如果是平时的王俊凯,肯定不会念出来,可他今天状态不佳,差不多就是给他啥他念啥了,他又坚持着念完了几个,就趴在桌子上睡了。完全不知道外面已经为他无意间的挑衅笑疯了。


 


坐在教室里写作业的王源一听周遭都在笑他,手里的书都摔了,嘴里咬牙切齿地叫着王俊凯的名字,要他付出代价。


 


王俊凯这人挑衅自己的次数几乎为零,今天怎么突然来了个大招,那肯定是蓄意谋害,不行,他王源绝对不能忍。


 


第二个星期,轮到王源去广播站工作了,他也是算好了王俊凯吃完饭的时间,特意在那时候进入点歌环节,他捏着话筒努力憋着笑:“接下来进入我们的点播歌曲环节,鉴于上星期点歌出现了错误,实际上202班王源同学为201班王俊凯同学点播的歌曲为……”


 


王源摇头晃脑地感受着音乐带来的快乐,以及报复的快感。


 


而外头的王俊凯在那儿黑着脸听完一整首《丑八怪》。


 


他真想把王源揪出来狠狠正面battle,上次的事情是他对不住,怎么对方也跟着较真了起来。


 


这一来一往的阵势要这么下去肯定没完,且这两人的行为早就引起了广播站站长的不满。


 


在站长亲自出来作妖的时候,他直接微笑着为大家播报:“本周歌曲点播环节,没错,还是我们高二年级那两位关系十分好的邻班班长送给对方的祝福,201班王俊凯同学对于202班王源屡次给他点歌的最终回应是……”


 


《一笑倾城》的前奏慢悠悠地出来了。


 


王俊凯:???


王源:……


 


一班和二班同时爆发一阵摔书声,传说中关系十分要好的邻班班长们一起怒喊:“我去,不玩了!”


 


“就承认一笑倾城一见自难忘。”


诸多歌词中唯独这句令王源深深地记着,差点以为当时王俊凯就是为了恶心他才想出了这个奇招,原来是广播站站长为了惩罚他俩才使的,现在想想,他和王俊凯确实很幼稚,所以呢,他是不是记忆没了,现在也真的长不大了。


 


王俊凯已经给奇异果唱完了歌。


 


王源突然问他,“你记不记得《一笑倾城》?”


 


王俊凯愣了下,说记得,甚至还紧张了下,期待着王源会说些什么,结果王源又突然没话了。这样也好,带着些失落,王俊凯紧绷的肩膀还是微微放松了些。


 


明明,王源以前还夸过他笑起来好看,两颗虎牙特别阳光。


 


现在跟王俊凯谈及十年前被反恶作剧的歌,对方那表情也真是太好笑了吧,至于这么紧张兮兮的吗,当初不会就是会为了引起自己注意才干这破事的吧。王源暗想。


 


两人都捉摸不透对方的小心思。


 


 


之前王俊凯说要带王源吃火锅,这会儿真的开到了火锅店门前,王源咻的一下就把安全带给解开,然后下了车,看来此刻只有呼吸新鲜空气才可以让他清醒,以致他不那么神志不清地迷茫着,不知道如何面对他的“爱人”。


 


王俊凯早已事先预定过位置,两人一坐下,王俊凯就雷厉风行地把菜点好了,然后直接把单子递给服务员,王源本来想好了一堆要吃的东西,结果王俊凯一点都不顾及他,他便急了,“嘿,你咋不问问我喜欢吃什么?”


 


自己点个爽了就把单子给服务员,不可饶恕。


 


一点也不体贴。


 


当年是谁传出的王俊凯对人又好又温柔。


 


对面的王俊凯反倒觉得王源莫名其妙,“你喜欢吃的我会不知道?早就给你点好了。”


 


王俊凯这话一说完,边上的服务员笑得怪暧昧的。


 


卧槽。王源默默地埋头喝茶。他有什么好问的,他早就该知道王俊凯这人除了所谓的对人又好又温柔,还爱管人,以前管着他们班那一帮臭学霸,现在也能好好管着自己的胃吧。有什么好问的,王俊凯这人的性子差不多就是一谈恋爱就特别上心的类型吧。


 


等到一碟碟菜都端上来了。


 


王源却好像透过它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光景,包括觉得王俊凯能管好他的胃这一说,他都有点熟悉。


 


火锅店的场景慢慢模糊,他好像看见了在自己和王俊凯的家里,王俊凯围着卡通围裙的滑稽模样,那围裙是黑色的,仔细一看,好像是只熊本熊的图案。


 


那人端出一道道菜摆在他面前,王源一脸好笑地看着他,暗想这人肯定是把冰箱里所有的菜都搜刮完了才捣鼓出这些勉强像样的菜色,可真是难为他了。


 


王俊凯的脸泛着不寻常的红,整个人走起路还微微带着晃,但他却能精准无比地从后头抱住王源,身上的酒气一同耍赖地缠着王源:“不生气了好吗?”


 


气死了。


 


明明又气又好笑,可王源还得憋笑。


 


王俊凯一听王源说气死了,就急了,松开王源的腰,又要打开冰箱的门看看还剩什么食材可以去讨好爱人。


 


边上的王源真是服了王俊凯这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和醉酒后明显卡壳的一举一动,这人在外面应酬喝了这么多酒回来,知道自己不高兴想讨好也罢,可自己只是随口问了句“酒喝这么多,饭吃了没?”,王俊凯就给听岔了,以为自己饿了,于是缠着非要给他做饭吃,王源给他弄得哭笑不得,都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是要吃夜宵吗?


 


“你去洗澡,别烦我了。”王源生无可恋地拿起筷子夹了口西红柿炒蛋,吃了一口后肚子还真有点饿了,还想再吃几口,但是仍得面无表情地扭头跟王俊凯生气,并想办法把这个麻烦鬼支走。


 


王俊凯小心观察着王源的脸色,醉是醉了,可脑子还是第一时间做出判断,不可以收手,王源的脸色还不对,于是他就没松开王源,还牢牢抱着不走。


 


“你好臭,快滚一边去啦。”王源无可奈何地说。


 


他感觉自己仿佛在训狗,可是狗狗不听话,非得去蹭他柔软的头发,裸露在夏夜中被小虫子咬红的后颈,刚从外面收回来的遍布阳光味道的干净白T,甚至还要通过他的嘴去尝尝看自己身为酒鬼做的拿手好菜味道如何。


 


喝的什么酒,难闻死了。王源推了推王俊凯。


 


不清不楚地反复抱怨着臭,让王俊凯离他远一点。


 


他不喜欢王俊凯喝酒,不喜欢王俊凯喝得醉醺醺地回家,不喜欢看见朋友圈里他加的王俊凯的同事都po出王俊凯的照片,说他的人帮忙挡酒多么有绅士风度,说他喝得不肯走的模样有多可爱。


 


一股子的饭菜味和王俊凯身上的酒味交织着,莫名让人鼻酸。


 


王源又说了句“我都被你熏臭了”。


 


王俊凯终于耗不住了,他把王源抱得更紧了些,难得傻乎乎地撒娇,“你也臭了,我们就一起洗澡,好不好?”


 


王源率先气急败坏地红了脸,他小声说不好,王俊凯听不进去,他抱着王源又是一派胡言乱语,这么胡言乱语,如果被他公司的员工听见,肯定会想,这位老板是有风度,但是私底下竟然这么虎。


 


“我以后天天给你做饭吃……”


 


王俊凯说完最后一句,王源有些软了身子丢了风骨。这方面的本领就属王俊凯了得,趁王源晃了下神,他眼疾手快地就把王源给推进浴室一起洗澡了,王源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就被一个酒鬼彻彻底底地给熏得自己也飘飘然地醉过去了。


 


气人和糊弄人的本事可真有一套。


 


一觉醒来王俊凯的头真是疼惨了,但是美人在怀,他也就不那么痛苦了。


 


刚想再讨一下对方欢心,结果边上的人冷冰冰地对他说:“床单你换,昨天发神经做的菜你解决,盘子你洗,客厅被你弄脏的地方你自己收拾……诶你干嘛,少动手动脚的,大臭猫!”


 


“你,我也来收拾。”


 


你这是收拾吗,你就是取笑我吧!王源气呼呼地想。王俊凯这人可真要命,就知道看着他昨晚给自己留下的那些杰作,一个个红印比夏天的虫子还猖狂,这让自己怎么去工作,还怎么见人,不知道的员工可能真的会以为王源养了只小野猫,野得无边了。


 


“抱歉,源儿,下次再也不喝那么多了。”


 


“闭嘴吧。”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呵,又想讨好他,当他是傻的吗?


 


王俊凯当晚回来的时候本来还挂着得意的笑,他助理也跟在后头拎着一袋子菜,结果发现王源在家里已经做好了饭,还拽不拉几地对着王俊凯挑挑眉,仿佛在说:呵,会做饭了不起吗,谁做饭谁最大吗,那今晚你得听我的。


 


王俊凯没法赔罪,但是把王源做的一顿不太成熟的饭菜给吃完了,王源竟然还奇迹般地被王俊凯这种小白鼠精神感动到了,也便不跟王俊凯拖着了,原谅就原谅,但是教训他以后不要再野了。


 


目睹一切的助理都不知道两人在玩什么,就想着贼鸡儿恶熏,于是偷偷发了朋友圈,对,他大老板和小老板都不在那个分组里的朋友圈。


 


 


王源懵懵地看着前方冒着热气的火锅,一低头,碗里就被塞满了菜,他一个没留神,王俊凯又往他碗里丢了块涮好的肉。


 


他刚一看向王俊凯,就对上了王俊凯的眼睛,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王源被弄得怪局促的,不敢再去看对面的人。他还有阵错觉,觉得王俊凯想给他喂食……大概是他多想了。


 


王俊凯就突然问了句,“你真的给我设计领带了吗?”


 


“咳……”王源一下就被噎住了。


 


脑海里瞬间充斥了之前跟王俊凯在车里造作的画面。


 


他也不知是咳红的脸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设计了吗?”王俊凯又问了句。


 


“嗯…在计划中。”


 


“真的吗。”王俊凯对他一笑,有点害羞。


 


我靠。王源看见这个人的笑后,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击中了,王俊凯怎么这么那个啊,让他觉得他天天在被掐着心脏复苏记忆。


 


这两颗小虎牙,真是标志。不枉费他曾经在别的女生面前夸奖了几句王俊凯的美貌。


 


结果好好的心动一把,气氛黏糊糊了一会儿,王源一回家就发现了令人无言以对的事情,他有些时候真的很搞不懂,王俊凯这个人在想什么。


 


今天奇异果不在家,王俊凯去洗澡的时候,王源早就想好了他去睡客房,在等王俊凯出来之前,他想着去找手机的充电线,结果翻抽屉的时候,好像拉出了一个专门放王俊凯私人物品的抽屉。


 


无意窥探,但是最显眼的地方摆着的那个信封怎么看都充满了甜蜜的气息,让人不得不关注。


 


于是,王源又忍不住多看了眼。


 


卧槽?


 


信封上面贴着可爱的卡通贴纸,边上用幼圆体写着:致王俊凯。右下角还有行小小的署名,王源仔细一看,这不就是王俊凯他们班副班的名字吗。


 


那位副班喜欢王俊凯的事情怕是要昭告全校,在走廊那头打水都能听见她嗲兮兮的“阿俊”。


 


喜欢得也算轰轰烈烈,曾经还想在自己这儿走关系给王俊凯点播一首大热的小情歌,王源给拒绝了,他当时什么都没想就拒绝了副班,好像让这位副班伤了很久的心,自己那时候脑袋真的是一片空白,只是嘴下意识地就说了不行。这么一想,他真是双方恋情中的绊脚石?


 


但是,王俊凯竟然把那个女孩给他的情书保留到了现在……


 


说什么自己是他的初恋,也可真能说笑。王源不适地撇了撇嘴。


 


明明不该感到这么气愤的,自己还是有些心里发酸,难以抑制的不开心着。甚至有份冲动叫他跟王俊凯生气,质问那人为什么骗他说自己是初恋,明明珍藏着别的女生给的情书,还放在那么别出心裁的位置,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拿出来偷乐呢。


 


骗子呢。


 


王源郁闷得连充电线都不找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怪异地产生这些复杂的情绪,明明,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所谓的少年病患者,哪会有这么多充沛的感情。


 


可他承认,对王俊凯,总是情不自禁。


 


“你怎么了?”还没进屋,声音就比人先到了。


 


王俊凯站在门口看着王源有些不太对劲,他便忍不住随口问了句。


 


王源缓慢地扬起了下巴,淡淡望向王俊凯。


 


王俊凯还没穿上衣,赤裸的胸膛看得人有些挪不开眼,头发也被水汽给熏得冒了尖,透着湿哒哒的慵懒之意。对于他不由自主散发的迷人气质,王源心生不爽。


 


“初恋…初恋是谁?”王源僵硬地把头偏至一侧,没再看王俊凯。


 


“你啊。”王俊凯倒是好奇王源怎么突然问他这个问题,是想起了什么吗,这可真是好事,他笑得怪傻的,就要过去靠近点他的人。


 


王源再度看向他时眼神冰冷,“你是个骗子。”


 


王俊凯一瞬有些难以置信。


 


王源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这种生气的,难过的,不明媚的神情,非常难见,他曾经想着王源这种复杂的眼神,他之后再也不想看到,不能再让他不开心,偏偏今天王源突然抛给了他这种莫名渲染的情绪。


 


很想过去抱住他,问他怎么了。


 


“你把你的秘书辞了。”王源失了理智,声音很清醒地冰冻着,内心却在疯狂发抖。


 


是什么感觉。


 


他此刻才抓住了。


 


在嫉妒,在难以自制地嫉妒着,王俊凯身边那些对他尚有好感且大胆示爱的人。


 


全部都令人心烦。


 


不该是这样的。他才没那么小心眼,为什么,就吃醋了呢……


 


王俊凯对这样的王源感到陌生,他捕捉到对方颤抖的指尖,便小心翼翼地托起他的手,试探性地轻轻拉着。


 


王源没有把手抽回去,反而又认真添了句,“可以吗。”


 


“可以。”王俊凯也回答了。


 


明明做出了正确的回答,可是王源还是把手抽回去了,然后没对他再说别的话了,就出去打算洗漱了,等他走到门口,又忍不住回头瞪向王俊凯,“骗子。”这样骂过之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虽然离开后,再接着生气。


 


气什么?


 


王俊凯感觉一切都回到原点了。


 


王源刚刚看他的眼神很是讨厌。


 


他怎么就变成骗子了?


 


今天在车上王源问他《一笑倾城》,他还以为王源知道了什么他的不痛不痒却很致命的秘密。


 


高三那年,要保持年级前三要做王源强劲的对手做父母优秀的儿子很累,要管理好班级大大小小的事情很累,要偷偷喜欢王源很累。


 


每次被王源咋咋呼呼的玩笑招呼了一通,内心就会特别空虚,感到无望了,喜欢这么一个无厘头的人,对方对你可一点都没感觉,你根本看不到一点希望。


 


就算把你的喜欢给他透露那么半分,他都会逃得远远的,觉得你可笑吧。


 


甚至心上人还给你点过《丑八怪》这种歌,他王俊凯这张脸怎么也没寒碜到这种地步吧,不是讨厌,谁能想到他会被这个名词隔空对骂过。


 


其实王俊凯之前想得也没错,王源是会逃的,逃得很快,从他的喜欢中跑得非常之远,那个背影有多小,自己能得到他的希望就有多小。王俊凯毕业后的天台告白充分证实了这一点,王源逃得可真快,跑得也很远,抓都抓不住。


 


他还记得某天他们班副班给他写了封情书交给他,他已经很烦很沮丧了,如果不是副班一直找他班上关系比较好的兄弟催着,王俊凯可能真的不会去看那封信。


 


刚开始他就是随便瞥了一眼,突然出现了王源的名字,他又把信拿近了点,特别去看了某一段:有次我在走廊上碰到王源,就是隔壁班班长,相信你也不陌生。他突然笑着对我说,诶你们班班长有虎牙,笑起来挺好看的。


 


王俊凯就盯着这段话来回看了好多遍,心里被真真切切地甜到了。


 


王源夸他笑起来好看,还知道他有小虎牙。


 


这段话甚至让王俊凯甜了很久,于是他一直珍藏着这封信。


 


这给了他沮丧又一蹶不振的时期撒了一把糖,只因别人随口提的王源的一段,就重新给了他一些勇气去喜欢。


 


这种奇妙的感觉就好比你在最艰难的时期已经快要穷途末路,想着放弃可又不甘心,就恰好在别的朋友口中听到了有关心上人的消息,发现对方也有在在意着你。无论他在意的程度或大或小,都是收到了难得的回应,你想要的回馈在这份信纸的某个角落出现了。于是王俊凯重新拾起了最英勇的披风,打算再去风大的地方闯闯,看看能不能走运飞上天。


 


之后王俊凯拒绝副班的时候,他发现王源也有偷偷跟来。


 


他这就搞不懂对方是来看热闹还是突然对自己上了心。


 


努力给副班说了一段准备好的算是对对方比较负责的话去拒绝她,等她也平静地离开了,王源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小子还假装是不经意撞见,真是受不了他。


 


王源笑眯眯地看着他,“你不会喜欢人的吗?”


 


王俊凯又不是神仙,“我有喜欢的人。”


 


“不管你喜欢谁,都憋着吧。”王源对他眨眨眼睛,“毕竟要高考了,对吧?”


 


喜欢,怎么憋得住呢。


 


王俊凯听后还是笑了,王源跟别人炫耀过的,他笑得露出虎牙的模样最阳光最好看了。


 


就连王源让他憋着喜欢,他都觉得甜蜜。


 


感冒了忍着不咳嗽,蛀牙了还想着继续吃糖。自己真是个十足的笨蛋。


 


 


真不懂那年王源说的这话是什么意味,王俊凯轻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才能安安心心地抱着他的王源呢。


 


从追人到现在,都有点难呢。


 


而且现在又再度回到了那个需要找一些勇气的瓶颈期,毕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被那封信中不经意的一段话给甜到,然后重新鼓足劲前行的。


 


怎么又回到原点了呢。王俊凯呆呆地想。他又看向了厨房那个方向,刚刚吃饱了火锅,现在做饭也没用了吧,自己怎么只会这样讨好王源呢,太没用了。


 


 


而王源在淋浴下脑子意外的清醒。


 


他终于明白了,无论是高三那年让王俊凯憋着喜欢,还是现在让王俊凯辞退对他有好感的秘书,他王源就是在吃醋,无可救药地吃着王俊凯的飞醋。


 


自己可真没用。


 


 


-TBC-



评论

热度(1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