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和维他

kyo

Suiy:

明珠

1

演唱会结束后,王俊凯跟着王源一家子回去,趁着饭桌上气氛不错的时候,将装修好的新房钥匙给了王源妈妈苏廷芳。

“在郊区的小套房,离我们很近,以后可以经常来北京住。”

房子的事情苏廷芳和王源爸爸原先不知道,听到这都有点讶异,苏廷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停了筷子接过钥匙,和丈夫对视一眼,问王俊凯:“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们钥匙?”

王俊凯也放下筷子,双手并在膝上,笑的很真诚妥帖:“本来就是给你们买的,您之前不是说挺长时间没见王源儿吗。以后想了,就来看看。”

苏廷芳有一段时间没见过王俊凯,他今天穿的较为正式,长的更高了,但还是瘦,此刻弯着嘴角对着她露出熟悉笑容,成熟不少。这样的作态这样的人物,该是所有长辈都心喜的类型。

她愣了愣,回他一个勉强的微笑:“好的。”

“已经装修好可以入住了,写的是你们的名字。”旁边一直埋头扒饭的王源补充道。

苏廷芳看他扒了半天没下去一点的碗,给他夹了一筷子他不爱吃的,才道:“行,我们改天过去看。”

吃完饭时间挺晚了,王俊凯和苏廷芳一起收拾饭桌,苏廷芳不让他干,自己把碗叠好,关切的问他:“这么晚了,有没有叫人来接?”

王俊凯表情奇妙,沉默半晌,挠着头道:“没有…我今晚不走了。”

没有得到回复,王俊凯抬头,发现苏廷芳转身进了厨房,碗碟碰撞声淹没了他回荡的尾音。

2

苏廷芳本来以为,自己会是王俊凯碰到最难踢的那块铁板。

心里最深处,其实知道自己终究不会改变儿子与一个男人的相恋的事实,何尝没有安慰过自己“不如挑王俊凯”,可终究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她知道她最终会松口,可她本来以为,离自己松口的时间还要更久一点儿。

所以,真的很难说清楚苏廷芳对王俊凯的感情,那是一种比单纯的讨厌或者喜欢要复杂的多的情绪。

不可否认,很多时候提起王俊凯,她的情绪都偏向负面。

纵然就算再给她几十年的人生经验,也没法让她正面看待王俊凯。这个强势的固执的青年,她的儿子的男朋友。

对于以前把她儿子和王俊凯配对的做法,她就隐隐觉得不妥,那时他俩就是个小孩子,小孩子一起闹着玩能有什么事呢,她见过很多次他俩的相处,并没有异状,渐渐也就放心了。王源的很多她没有及时去了解的情绪起伏,她以为是初入演艺圈的原因,现在才知道错的离谱。

事态慢慢脱离控制,等她想到要阻止时,已经来不及。

图1

苏廷芳气的很严重,但随着王源按摩腰部的次数越来越多,她最后还是放过他,不过勒令他最近都不许外宿。

王源夸张的一鞠躬,转身回了房间。

他看向妻子,见她的神情没有缓和,目光仍然跟着儿子,他便顺着看过去。

王源走的每一步像是踩在棉花上,拐着脚挪动着踱步。

恶魔摘下了他蒙眼的黑布。

“王源!”

他拍桌惊起,待要说什么,苏廷芳按住了他的手臂。

那边的王源被他吓得回了头,瘦瘦小小的一个,惊惶的看着他。

“你好好走路!路都不会走了吗?”

他郁结了一腔怒气,连胸腔都得用上一起呼气才不至于窒息,不放过一丝一毫王源的动作,把那努力挺胸吸气,忍痛般僵硬的腿脚全然收入眼中。

王源房间的门被关上,苏廷芳抱住丈夫,两个人都陷入安静。

对视间黑黝黝的眼眸,两个人都无言,两个人又都似在叹。

我们,能怎么办?

3

王源对于王俊凯有多么重要,甚至在王俊凯很长的一段生命中,苏廷芳是对他最重要的女人。

王俊凯其人,十分踏实。自我认知平实,平实到,甚至对一个达到他这样程度的少年人来说,有点过于谦虚。

他很优秀,拥有一定意义上无可匹敌的人气,更遑论长的好这天赐的礼物,这样的人,却有超出这年龄层次的沉静与和煦,大部分时间低调寡言,在物质上渴求的也很少,堪称襟怀坦白,目标明确。

他对自己的人生冷静沉着,对未来只保守预测并做最稳健规划,学习的路走的扎实用心。加上工作的特别,了解他的人难免叹句难能可贵。

有相识的某位导演私下曾与人调笑,嫌弃王俊凯太“稳”了——这个年纪这么“稳”能让大多数人钦佩,他却认为这样的处事有点没滋没味,倒想看王俊凯有没有疯起来的一天。

图2

4

人们陷入爱情总是会忍不住做些疯狂的事情。

思念与亲近是当然的,除此之外,还会忍不住想炫耀,想公之于众,想轰轰烈烈。爱情会支使着王源做些可怕的事情,但也有些,是爱情没办法让他做到的。

记得是某一次家里只剩下他和妈妈,他看着不甚好笑的综艺装哈哈大笑,妈妈浅浅问了几句他最近的工作、生活,对话才接连几句,他不由得撑起身来,心里发虚。他太了解自己的母亲,往往这样的谈话,这样的开头,总会有个自己不太喜欢的主题。

果不其然,苏廷芳紧接着问他前段时间的假期是怎么过的。

怎么过的……?

王源撑着脑袋的手臂兀的甩了甩,扶着脖子,含糊道:“在北京过啊。”

苏廷芳伸向果盘的手顿了顿,拿了瓣橘子,看向王源眼睛,又转过头,比无奈更多的情绪从安静的短暂的对视中传递出来。

“在北京过啊…”她问,“都做了些什么?”

“就……打游戏,录音,睡觉。”

苏廷芳还想问什么,见王源持续的在摸着脖子,改口道:“又痛了吗?需要叫人检查一下。”

王源摆手的有点心虚:“没有,没事。”他只是紧张而已。

在北京过代表着什么,或许两个人都知道,或许两个人都在装不知道。

现在王源有些庆幸母亲并不和粉丝熟悉,据说粉丝甚至可以知道他的游戏登录时间——除非被盗号了,否则他的帐号在那几天是不可能有操作的——那他只能被迫持续录音录上五六天了。

他自己也忘记当时具体做了什么,除了被王俊凯做之外。

图3

他与王俊凯的关系,父母差不多已经默认,王俊凯多次出入他家,俩人也一直明示暗示想在一起,只是偶尔回家,特别是在和王俊凯做过之后回家,家里的氛围总是很奇怪。

他甚至有时要怀疑,究竟父母是不是知道他与王俊凯已经做过了。比如上一次他与王俊凯一起回家,玩闹间王俊凯大概楼了一下他的腰,或许这让父母有了奇怪的联想,他们整天脸色都不好。他想这是王俊凯的不对,可又觉得在自己家,王俊凯若是连搂他一下都不行的话,有点可怜。

当晚王俊凯没有留下来,因为王源莫名对王俊凯冷淡。王源自己良心不安,长久的郁闷终于在父母面前问出口:王俊凯已经做了这么多,为什么还不能接受他们在一起?

他妈没有回答,倒是爸爸叹了口气,深色复杂的看着他:“王源啊…”

却也什么都没说。

5

怎么能接受王俊凯。

真是个好问题。

图4


评论

热度(2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