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和维他

kyo

意中人

小临渊圆又圆:




星君凯x小猴仙源


伪仙侠伪师徒


小小小小短篇HE


 


01




翠微阁的小仙娥们近日人心惶惶。




玉衡星君平日里最是风雅清俊,朝饮白露、夕餐落英、夜眠苍霞,带着一众阁里的小仙娥也个个超凡脱尘,眼高于顶。




可好好的清朗日子却忽然被一个混世小魔王打破。




望着满院歪歪扭扭还带着泥土气息的仙草,玉衡星君抚着胸口,无比后悔应下了哥哥天枢给的这个烂摊子。




“此番把他交付于你,也是天帝的意思,虽然现在他只是个刚飞升的小仙,却根骨不凡,资质清奇,你莫要辜负了他的禀赋,好好培养,他日必成大器,为我天庭所用。”




玉衡星君回想着天枢留下的一串官话,又转身瞟了眼一片狼藉的书房,只好阖了双眸揉揉眉骨,在心里默念道“什么根骨清奇的仙君?不过是个刚化了人型的泼猴。”




“王俊凯,要吃个桃子吗?“一个毛茸茸的爪子忽然搭上了星君白衣胜雪的肩膀“我看你们天庭什么也不如我那浮玉山,倒是这桃子鲜嫩爽口,可以拼一拼。”




王俊凯皱着眉拍掉肩膀上的爪子,轻轻拂了拂“王源,你在我翠微阁一日,我便教养你一日,也算你半个师傅,所以你不许直呼我名讳,要依着礼数唤我一声玉衡星君,明白了吗?”




“我最恨的就是你们天庭这杂七杂八的规矩了。”王源撇撇嘴,又忽然莞尔“我之前在凡间去城里玩耍,听闻他们似乎称师傅为先生。那我也叫你先生好不好?“




鼻尖满是庭院里西府海棠清甜的幽香。 




 眼前的人眸子里似涌动着天边的灿烂烟霞,又似有星辰疏疏落落地坠下。




王俊凯一时竟看的呆楞在原地。




“先生在想什么?”清凉的声线刺激着王俊凯的鼓膜,连着颊边都蔓上了一丝绯红。




“你嘴角沾了一片桃子皮。”王俊凯沉了沉气息,又换上一副古水无波的样子。




“哪里啊?”王源收起毛茸茸的爪子,露出一双修长幼白的柔荑。




像春日的新笋,又似泠泠的白玉。




可这么一双粉雕玉琢的手却在脸乱七八糟地蹭着,还沾着桃子甜腻的汁水。




一定很甜。




王俊凯摇摇头赶走脑子里奇怪的想法,化出一方帕子,替王源擦着嘴角和手指。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不带半点停顿,倒是把王源惊的呆楞在原地眨着眼睛,睫毛一颤一颤地撒着小星星。




“谢谢…先生。”王源微微颔首,绯色却从脸颊爬上了耳根。




“咳…那个,王源儿啊,要不你还是直接唤我名字吧,你我二人朝夕相对,不必见外,不必见外哈。”王俊凯把手撑在下巴上轻轻咳了几声。




“哈,好的,俊凯。”旖旎的气氛转瞬即逝,王源这才换上平日里玩世不恭的眉眼,挑眉一笑,把桃核顺手扔到了院子里。




“王源儿!你把我院子整成这么个囫囵样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快给我捡起来!”王俊凯恼火地瞪大了眸子。




“急什么?”王源潇洒地摆摆手钻进了屋内,又忽然回眸笑的灿烂“过些时日院子里长出一棵亭亭如盖的桃树,岂不妙哉?”




完了,要栽,最高冷稳重沉静的玉衡星君对自己说。




别是被下了什么迷魂咒。




听着这人的胡搅蛮缠,竟一点也不讨厌。




反而觉得他赤子心肠,坦率可爱。




甚至对那随口胡诌的桃树都存了隐隐的期待。




想和他一起在这树下看日月更替、四季轮转。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02




天庭人人皆传玉衡星君性情大变。




原本终日不苟言笑,冰山似的人物,鲜少露出几分还算得上温柔的情绪,现在却会欢乐会气恼,好似一张披着美人皮的傀儡终于注入了血肉与灵魂。




抚琴、下棋、作画、品茗、折花。




一个个云淡风清的日子都因为他的到来变的浓墨重彩。




肆意又张扬。




真是顶好的韶光。




一日王俊凯启了冬日埋的梅子酒,准备等王源回来一同畅饮。




原来等一个人归家是这样的滋味,




那是不是就可以借着三分醉意三分月色,对他讲些往日不可说的话。




可没想到竟然等来的是大哥天枢,叫他同去天帝的寝殿,眼底却是不易分辨的焦灼。




“大胆泼猴,你区区一个小仙,以下犯上重伤羲和公主,此乃不忠。我念你天资聪颖破格许你在玉衡星君座下历练,你却伤我爱女,此乃不义。不忠不义,违我天规,你可知罪?”天帝气急地一手抚着胡须,一手颤抖地指着面前的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不服。我王源向来光明磊落,做了的事必会承认,但平白的冤屈也不会这么应下”




王俊凯快步走进殿里时,听到的就是这么一段对白。




王源被反绑了双手压在地上,语气里满是愤懑和不甘,却还是高昂着脊背,扬成一个倔强的弧度。




见是王俊凯来了,眸子才瞬间亮了亮,又忽然露出几分委屈,扁扁嘴想对他说些什么。




“玉衡管教弟子不严,请天帝责罚。”王俊凯却僵硬地别过视线,冲座上的天帝缓缓跪下。




努力忽视掉王源满是痛心的眼神和“为什么连你也不信我”的嘶吼,王俊凯敛下眼底的疼惜,顿了顿接着说道“王源打伤羲和公主,触犯天条,理应责罚。但请陛下念在他年幼无知从轻发落,玉衡没能好好管教弟子,辜负天帝重托,愿承担全部罪责。”




“玉衡,你不要逼我。”天帝愤怒地拂着衣袖“你可知羲和被这泼猴伤成何样?修为散了五成,元气大伤,现在还昏迷不醒。你教我如何从轻发落。”




“王俊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信我好不好?”王源拽着眼前的袍角,像落水之人怀中紧抱的浮木“今日我在去蟠桃园的路上被羲和公主拦住,我正奇怪她为何一人出现在此处,就见她一掌拍在自己身上,倒在地上问我为何这样对她,接着我就被冲上来的一群天兵压到了此处。”




“一派胡言,羲和公主为何要自散修为嫁祸于你,你……”天帝的斥责被忽然冲出的小仙娥打断“启禀天帝,公主醒了。”




“玉衡你随我来,其他人把这泼猴给我看严了。”天帝从座上下来往内殿走去。




草药的气息混合着甜腻的果香。




王俊凯不适地皱了皱眉,望向雕花木床上的羲和,正冲着他虚弱地笑。




“俊凯哥哥,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羲和缓缓开口,眼底还闪着楚楚可怜的泪光“是羲和有错在先和王源仙君起了争执,仙君是俊凯哥哥的弟子,也就算是羲和的朋友,请父君息怒不要重罚他。”




看着灵气微弱气若游丝还在替罪人求情的女儿,天帝愈发气急“来人传我旨意,王源重伤羲和公主,触犯天条,罪不可赦,今散其修为剔其仙骨,魂飞魄散不得轮回。”




“天帝息怒,玉衡管教无方,愿同弟子一同受罚。”王俊凯急急拜伏在地上。




“你以为我就不敢罚你了吗?”天帝低头冷笑。




“父君不要。”病榻上的公主激动地拉扯着天帝的衣袖,眼泪糊了满脸“羲和自幼心悦俊凯哥哥,若父君执意责罚,羲和只求一同赴死。”




诡异的静谧翻滚着、涌动着。




“你呀你呀,教我如何是好。”天帝望着女儿痴缠的眼神,心中一片清明,有了答案,沉默了不知多久,才俯首对依然伏的笔直的王俊凯说“玉衡,想必你都听到了,不如这样,你若想救下你那小弟子倒也简单,和羲和成亲,我便饶了他,放其回凡间,如何?”




王俊凯跪伏着的身形微微颤动,握紧的拳头里满是水渍,努力不让牙齿咬了舌头,才缓缓挤出一个字“好”




不过是继续从前暗淡晦涩的日子。




可拥有过光的人又如何忍受黑暗呢。




众生皆苦,无人可逃。




03




水红的霞影纱影影绰绰,翠微阁被铺天盖地的绯色淹没。




王俊凯穿着喜服立在院中,被刺目的红逼的眼角发酸。蓦然看到院子里王源当日随手抛下的桃核,如今已长成了幼嫩的树苗,青绿的叶子在风里打着旋。




这动人的绿色。




王俊凯杨扬嘴角,忽然抬手对树苗施了仙法。




一阵白光闪过,小小的树苗变的高大挺拔,入眼全是脆生生的碧绿。




你看啊,王源儿。




今已亭亭如盖矣。




王俊凯觉得心里一阵钝痛,一会儿仿佛被青苔包裹的喘不上气,一会儿又好似坠入了无涯荒野的深渊与漩涡。




逃离。




王俊凯心里是一口灰暗枯寂的井,此时只剩下了这两个字在闪着光。




浮玉山。




王源坐在春花烂漫的藤蔓秋千上,眸子却失了光彩,像燃尽的火把,嘶嘶地冒着白烟。




却被眼前飘扬的红衣蓦地点燃。




“王源儿,翠微阁的桃树已经亭亭如盖,所以我来了。“




“此心安处是吾乡,王源儿,你可不可以让我找回我的心安乡,让我回家。“




有你在,便是归家。




哪怕与你私奔,浪迹天涯。




✨✨✨✨✨✨✨✨✨✨✨✨✨✨✨✨✨✨✨✨✨✨✨✨✨✨


真的太喜欢我们小源这个造型啦,是驾着七彩祥云的意中人没错了,这几天一直想写这么个梗,就在考试间隙码了一下,篇幅太有限了,很多想表达的没有说出来,感情线也有点不明了,抱歉啦,有空会好好修改一下。

评论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