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和维他

kyo

陷阱 #00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更新

陆鸡蛋:

#雷人,OOC,阴暗向,不喜点叉




#00


王源有个秘密,为此他牺牲了很多。
他不再去学校的社团活动,辞掉了自己的兼职,学生会的会议也能不去就不去。就连一直沉沦的网络游戏,他都戒了个大概。满世界的人都在找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人间蒸发,这个可爱的大二学弟,那个操作一流的辅助。
王源每个星期二的下午,也是不去上课的。
他会踩着新买来的自行车,开到大学城里的另一所高等学府,和他的高中女同学吃个饭。
知道这个人存在的人,只当他是被恋爱冲昏头脑。即便每个周二,男女主角吃的都不是很开心。
他的同学会低声告诉他一些信息,然后从他手里得到一些闲钱,有时候是一些难在国内买到的化妆品。看起来更像是一对和睦的情侣了,可是明明两个人都对彼此厌恶得快要吃不下饭。
周三的上午,王源是从不睡懒觉的,依旧踩着自行车,翘课了去听隔壁学校的大课。这个教授每节课都让助教查考勤,去的人特别多,王源并不显眼,而且他向来不坐到明显的位置。往往,他还会带着一次性口罩,只露出一双杏眼。
他不听课,一节课只顾着盯着前面,偶尔低头在草稿本上写点什么,或者画个蜘蛛网。手机屏幕也没怎么暗过,翻来覆去地查东西。
纤长白嫩的手指捏着笔,眉心皱着想事情的模样,也常常出现。
别的时候,他没有固定的活动,因为他很聪明。
有时候他会去图书馆门口等人,就好像今天。
那个女孩子是这所大学大三的,念的是中文系,王源花二十分钟就知道了她的微博。从现代人类毫无防范意识的社交工具里,他飞快地掌握了他需要的一切资料,比如,今天的这个点,这个叫秦霖的女孩子,会来图书馆借一本资料,为了准备接下来话剧社的剧本。
五点十二分的时候,秦霖走出了图书馆,一个人,带着单边耳机。
王源在树荫下摘掉了自己的鸭舌帽和口罩,拿着手机向她走过去。
“你好,不好意思我遇到了一点麻烦。”
十秒的时间不到,面无表情的人变得特别着急,额头上因为热而出现的一层薄汗为此增添了两份可信度。
秦霖面露疑惑,摘下了那一边耳机。
“我需要一些现金,但是我没带银行卡,我想问你借一点钱,通过微信转给你。”
秦霖看他长得非常乖巧,坏人要是长这么模样,那她也愿意被骗了。她问他需要多少钱。
“你人真好,我刚刚问了好几个人,都不愿意借给我。”王源笑的弯了眼睛,显得特别单纯可爱。“我只需要一百。”
“好,我刚好还剩两百块钱。”秦霖掏了掏兜。
“那,你扫一扫我的二维码吧。真的谢谢你。”王源说,一双眼睛里有一丝得逞的狡黠,低头的秦霖一点都没看见。
两天后,王源在微信上用感谢她的借口,请她吃了顿饭。
一个星期后,他们开始交往了。

王俊凯的话剧排得很糟糕,他已经连续吐血一周了。要说为什么,大约是编剧大人中途谈恋爱去了吧。
这其实不影响什么,只是王俊凯对编剧有点意思,但是这“有点意思”才一个星期,出去吃个饭都要找室友当僚机的考察阶段,就得知人家谈恋爱了。
“你要不要去拜拜佛,这都是第几次了。”
他的室友在自己床上四仰八叉躺着消消乐,还有空闲打趣他的倒霉。
王俊凯数了数,惊觉自己都快空窗一年半了,一年半里对他有点意思的,他对别人有点意思的,竟然因为各种原因,都没有成。他现在已经把择偶要求改成了女的,活的。他室友表示很快连第一项他都不会强求了。
“等下吃饭去不去?”室友问。
“吃什么?”
“三食堂。”
王俊凯玩手机的手一顿,留了个心眼问他怎么突然这么有钱了。
“我发小他表弟,又来啦。你说他是不是对我有点意思,为什么每个月都要过来请我吃饭?”
王俊凯冷哼,“基佬也是看脸的,你别做梦了。”
“你妹。”室友咒骂,也不知道在说王俊凯还是在说始终没有消除的冰块。“不带你去了。”
“正好。”
王俊凯也不想去。
那个小表弟,他总觉得让他很不舒服,不舒服到了极点。几乎是一对上他的视线都觉得有些害怕。说出来有点丢人,但是王俊凯真的觉得他很危险。
他约上了话剧团的另一个学妹,要商量剧本怎么改的问题,婉拒了室友的约饭。

“王俊凯没有来?”王源拉开椅子。
室友拆开卫生碗筷,回答他:“又失恋啦,估计是在那个角落里哭吧。”
“噢,是吗?”王源的嘴角僵硬地勾起一边,眼睛里闪烁着,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那不是王俊凯吗?”
王源的声音冷得可怕。
室友闻声转头,正好看见他口中在哪个角落里哭的王学长正和另一个女孩子落座,就在不远处。
“不愧是系草啊,这么快就勾搭上别的小姑娘啦。”室友哼哼唧唧的,看完就没继续跟进,一低头又打开了消消乐。
他没有看见自己发小的小表弟,阳光灿烂的大二少年,脸上一点可以称作阳光的感觉都没有。
“你等下,我去打个电话。”王源说。
室友点点头,浑不在意。

评论

热度(225)

  1. 水和维他陆鸡蛋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更新
  2. 大方向前看陆鸡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