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和维他

kyo

阴天

好想Neko啊

吃面的Neko:

短打
刚刚用手机开文档写的 大概有一个多小时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想 写到一半才想到主题 一点点吧
不太好看 大概就是 想写实点 真正的感受吧想表达那种


文/neko


    王源对于王俊凯这个名字,始终没办法跟好友谈笑风生的从前任一列里提起来,那情那景,必然是一阵沉默。
‌  原因吗,也不光是因为他们的关系的名字叫做同性恋人,但当时也因为这个对自己做了好久心里建设的王源,似乎只差临门一脚就过了那关,心想着,好吧就先这样吧。
‌  天高云淡的,还是得当下开心。
‌  那段时间真的是幼稚的可怕。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负,那么当时的状况就可以参考两个傻逼每天像绑定帐号一样。
‌  ——我是你的影子,恨不得时刻有光。
‌  是微信的聊天从多数打字变成了全部语音,在见面困难的时期里听到你的声音也好;是休息日约出来玩,结果都没有制定好计划,两个十六七的少年在人潮中逆行,垂在身侧的手,手指在步行街的乱流中小心交缠;是王俊凯背着吉他去王源家,弹唱一首写给王源的歌,唱到一半时琴声停了,王俊凯局促的翻出谱子,说道:“没办法,太想给你听一下了,于是就过来了。”
‌  王源好久没忘记那个带些歉意的微笑,王俊凯穿着宽松的卫衣和牛仔裤盘腿坐在他的对面,地面上摊开的纸张上写着他不成形的字迹。他的眼睛亮亮的,睫毛乘着窗外的暖流掀起一阵暴风。
‌  他从没开口对王俊凯说出来的情话,在心底翻来覆去了一千遍。
‌  还应该是一晚通宵游戏之后第二天接近正午的时候醒来,他们七扭八歪的躺在不算宽大的沙发上,从阳台落地窗那里来的阳光被厚重的客厅窗帘过滤,变成了闷闷的,如同金黄色泽流性糖品一样的光芒,王俊凯比他先醒来,重新搂紧了没有睁眼的他;是夏夜不会表达的燥热的温柔,他们想尝试着情侣关系间的,比如亲吻,王俊凯总以霸道形象示人,王源是那时发现原来他也会可怕的害羞;是雨天王源的手很冷,王俊凯来送伞时,一下子握住了他的手,像冰在被火慢慢融化时,还保留着些凉意,王源被王俊凯拉着向前走,静静的感受这一切。
  这些东西,譬如情之一字,当时不曾体会,都是后话中发觉。
  王源成年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分开,至于分开是哪年的事情,现在的他早就记不得了,大概只剩下感官,他只记得那年的春夏秋冬,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冷。
  原因吗?老实说有点像你充值的话费,你们每天晚上都通话很久,眼皮重的要人命,口干舌燥的却舍不得一分钟倒杯水喝,手机屏幕发烫,手心里的汗很久没干,后来啊,后来就没费了。
  你听之前的故事都感觉挺美好的,是因为只听见了美好的那一段。
 


  王源没什么信仰,也没什么特别相信的事情,只是人都该知道,如果两个人相爱,不是在小说中而是在现实中,那么干柴烈火有上坡的时候,就有下坡的一天。
  他们都很想在清晨一起醒来,天还灰蒙蒙的,王俊凯撩开了被子,却被王源无意识的推了一下肚子,看见他闭着眼睛摸到被子再蒙住脑袋没了声响,再度睡去,王俊凯把被子从他的脑袋上拿下来,看到了他睡的满脸印子。
  眼神一点点描摹这副面容,怎么说呢,细水长流洗刷了浮雕上面的字,时间的刻刀一刀刀划开了流脓的心脏。
  王源第二十次收到王俊凯发来的马上就到的短信,他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第一次没有回复,走出了餐厅在道口打了计程车,没有回家,路过第二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掏出手机,按亮了屏幕,随后把手机关机。
  关机动画的微弱荧光照亮的还是这张面孔,描述男人的脸用精致似乎不太搭调,他的眼睛里面是光,干涩的要命,泪腺不工作,正好也不太想掉泪,车窗开着两边车辆接连的呼啸着擦身而过。
  ——嗤剌。
  刺耳的难过。


  王俊凯有点耳鸣了,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总戴着耳机,干什么都要听音乐的原因。他看见王源的短信的时候,如同大脑分成两半,带来一样的轰鸣。
  准确的说,那是发送人王源给收信人王俊凯的最后一条短信。
  “是不是因为前两天吵架了。”他的脑海中闪过很多想法,看着电视中综艺节目的主持人,甚至当时还有在心中说一句他染栗色头发很难看。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想分手,还是不想和平分手。
  给王源打过去,电话提示音表示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他知道这就是王源把自己拖进了黑名单。换了一个号码打过去还是一样的应答,原来是,拦截所有来电。
  夜晚躺在床上,他又戴着耳机,右手手臂遮住眼睛。在一起有多久了呢?分手?我还没想过。
  他是不是不敢面对面和我说这个事情呢?
  很想……见你。
  于是穿上外套奔赴王源的住所。
  在他家楼下站定停了下来,卧室的灯已经关了,他忘记带他家单元楼的门禁卡,王源是三个星期前搬回去自己家的吧,给自己留了一份门禁卡,说实话他最近很忙,忙到分身乏术,应该忘记那个卡放在哪里了。
  不,不是的,换作以前不管怎样都不会忘记你,以及关于你的所有事。
  十一点钟一到,社区的路灯就会一起关闭,王俊凯就好像世界被拉了电闸,伴随着站不住的眩晕,耳鸣化作一道略显嘶哑的哭声,继多年前至此,第二次红了眼睛。
  回去的时候王俊凯选择走路,沿着夜晚就显得不那么熟悉的街,走了一会在路边拦了计程车,司机师傅问他去哪里,想了好一会还是说了家的地址。按亮了屏幕那条短信就在眼前,他在对话框里打了两个字。
  ——不好。
  没几秒删除了,指尖颤动的明显,重新打了一个字。
  ——好。
  继二十七分钟前,第三次掉泪。
  这是发信人王俊凯给收信人王源的最后一条短信。


  如果不是每到年关,电视节目到地下商场的广播说着庆贺新年的致辞,王源甚至不知道今年是羊年或者别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时光流走飞快,回眸便是经年,大概是五感丰富,第六感频频失灵的那一年。
  王源作为退休的舞台艺人,沉寂几年后重新复出,却是复出在幕后。时常能在网络上看见王俊凯的时事新闻,这几年王俊凯再没了蹦蹦跳跳的热情,总算不再耍酷装帅的立一个麦好好站在舞台上唱歌。
  王源去过一次王俊凯的演唱会。
  也尝试过在旧情人身上寻找当年的蛛丝马迹,一边眼睛不停,一边心脏泛着浓浓的抵触。
  什么都没有。
  王俊凯的眼神扫过这一片人潮,没办法一眼挑出他。王源现在二十六七岁,王俊凯总比他大一岁。
  遗忘掉以前的事情,要比他早上一年。
  友人笑着说,你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可依旧在王俊凯接近这一区域,在他走过来的时候,一下子拉上口罩。
  那一下心脏依旧狂跳,没有刻意忍住的鼻酸。
  你送给我所有的东西我都收起来了,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当我打开它们的时候,我没办法不呼吸,打了几个喷嚏。
 


  你真的尝试过大海捞针吗。
  王俊凯的每一场演唱会,都会认认真真去看下面每个人的脸,是在他目光所及处。其余的,掩藏在深蓝色灯牌后面的黑暗,以及一小片突兀绿色后面的黑暗,他看了之后很想哭,也很想吐。
  完蛋了,你那么特别,想念你的方式也很特别。
  “你是不是从没想过我会吃不消啊?”
 


  两个人的重逢,在分手数年后,久的好像他们相爱到分手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王源始终一个人过生活,对外说独身也蛮好,实际上是心里累的很也懒得很,像中学时测试一千五百米,跑完了躺在塑胶跑道边大口呼吸,胸口很疼,接过递来的水不由分说倒在口中,脸上,最后被人一把拉起,那人满脸水渍,不知道是汗还是水,额前的刘海都被打湿,火热的炙烤中,那人的手很凉,身上的气息也很凉,唯有目光炽热。
  一千五百米跑,那年之后不再有过,没再脱力倒地,没再见过那双眼睛。
 
  那次的聚会王俊凯终于去了,目光交流两秒钟,语言交流三句话,心乱如麻。
 
  下一场雨给他放声大哭就好了。
  我不能猜测你我在对方心中的比重了,占了对方一整个青春还有什么好说的,没有上帝视角的我们就算只差一厘米都要错过,更别提很多很多年。
  下一场雨给我放声大哭就好了。


  end


字数/2894
有点不知道发上来是不是对的 有点辜负……?
好歌好歌词有很多 写进人心里那种 但我听过的很少
“这歌里的细微末节就算都体验,若想真明白,要好几年”
“总之那几年,感性赢了理性那一面”
这……种吧
现实的结局总是be 无力感和关键时刻的决定不做决定
杀人于无形


应该有挺多错字的吧 手机打出来的毫无安全感啊

评论

热度(293)

  1. 水和维他田Neko 转载了此文字
    好想Neko啊
  2. 子墨田Neko 转载了此文字